睡觉使我快乐💤

能不能好好走个剧本!?

●我的进度是不是有些太慢了。。。

●您的姑苏醋王已上线,请签收

●下一章专写瑶瑶大宝贝,师姐是攻的气场在我心中久久不去,温柔的不好写啊(ノДT)

●万水千山总是情,给个评论行不行(●'◡'●)ノ❤

第七章

在众人看戏的目光下,江厌离带着孟瑶去了一个偏僻的地方,塞给他鼓鼓的一包钱袋,“金宗主花名在外,你若去了金家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,不如拿着这些钱与你娘一起开个店铺,做个生意,也好过在金家受人白眼”

“多谢江姑娘”孟瑶红着眼眶,收下钱袋,左手紧紧的攥着珍珠纽扣,“孟瑶虽身份低微,但他日若江姑娘有难,孟瑶必全力报恩”言闭,孟瑶又踏上了不知通往何地的道路,垂下的头发遮去了他大半脸庞,看不清竟是何模样

—————我是催婚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
“子轩,这次见到厌离切不可再如此任性,她是你未来的妻子,需好好呵护才是”金夫人将金子轩拉到房间里,苦口婆心的劝说着,虽然江厌离相貌只算的上清秀,但性情温柔又识大体,还是自己好姐妹的孩子,怎么说也达到是她心中儿媳妇的标准了

“娘,我又没见过她”金子轩一阵不乐意

“怎么没见过,小时候不是带你去过一次?”

“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”

“那你说,你想要什么样的!”金夫人也有些气急了

“我想要.......”金子轩的耳朵渐渐染上红晕,又逐渐蔓延到脸上,“她穿着一袭紫色长裙,看上去很温柔但其实柔中带刚,不卑不亢,相貌不似月亮一般明亮动人,但也如星星一般各有各的光辉”

金夫人细细的听着,紫色长裙,看上去很温柔,如星星一般各有各的光辉,这不就是江厌离没错了?看来自家儿子是刀子嘴豆腐心,喜欢人家却不好意思说,“既然有了心仪的女子,那就要好好待她”

金子轩闻言很是高兴,终于可以去追自己心仪的女子了。金夫人看到金子轩的态度也很高兴,自己终于可以不负闺蜜的期盼了。就这样,母子二人的意见达成了一致

“阿姐,你刚才去哪了?”江澄急匆匆的赶来,先是打量了一下江厌离,发现她没事后才放下了心

江厌离抿唇一笑,“没事,阿羡来了吗?怎地不见他”自魏无羡去了云深不知处,相见的时间倒是愈发少了

“师姐!”江澄话还未出口,就被不远处寻来的魏无羡打断,蓝忘机在他身后三步处紧紧跟着,亦向江厌离行了一礼,跟着唤了句师姐

看着二人,江厌离也放下了心,又心疼的捏捏魏无羡的脸,“阿羡似瘦了些”

“都是因为师姐的莲藕汤太好喝了,日日想着,吃不下其它东西,当然要瘦些的”虽然魏无羡比江厌离还要高一头,但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抱着她的胳膊撒娇,蓝忘机的眼神盯着那只手,周围的空气莫名低了些许

能不能好好走个剧本?!

●一个个都不按套路来瑶妹表示很心累

●下一章再放蓝大,写师姐一不小心写多了(இдஇ`)

●坐等姐夫真香´_>`





第六章 江家为数不多的攻

一袭布衣,一块包袱,此刻孟瑶身上只有一颗珍珠钮扣。今天是金子轩的生辰,金麟台上下热热闹闹,出入皆非等闲之辈,孟瑶这一身打扮出现在众人面前可谓是十分引人注目,“可否麻烦这位兄台带我进去?”

看门的奴仆身上的料子都比孟瑶好了不知道多少倍,心里自然也瞧不起他,“就你这穷酸样还想进金麟台?笑话”

“我......”孟瑶显得十分为难,于是赶忙掏出了珍珠纽扣,“麻烦兄台通融通融,把这颗钮扣送进去也好”

这奴仆眼睛一斜,便心知这又是宗主惹的哪笔风流债,他不耐烦的想要赶孟瑶走人,却不想被总管发现,被以赶人都赶不好为由痛斥了一顿,心里窝了一肚子的火,抬头又看见孟瑶似笑非笑的脸庞,更是火冒三丈,一抬脚将其踹下了金麟台,孟瑶也不闪不避,随着力道滚了下去,捂住额头上的伤口,准备按原计划默默离去

“哦呀,这兰陵金氏的人果然不得了,一个奴仆都敢随便动手打人啊”看热闹不嫌事大,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凑了过来,江澄恰好过来看到这一幕想要发作,却顾及着身旁的江厌离。那仆人再傻也知道苗头不对了,赶忙忙低头退到了一边

“都堵在门口干什么,不知道今天是我堂哥的生日吗?!”金子勋一脸傲气的走过来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兰陵嫡系。身后管事瞪了一眼那奴仆,又谄媚地上去说明了情况

“不就是一穷酸弟子,也想来攀我金家大门,也不回家照照镜子看看你是谁”金子勋一脸鄙夷的看着孟瑶

江厌离走到孟瑶身前,用手帕轻轻拭去他脸上的血迹,才发现这少年比魏无羡江澄他们还要小些,又生的干干净净,不禁有些母爱泛滥,再一听金子勋的话,联想一下金光善的风流史,自然也不难猜出事情的本末

“这位公子不知如何称呼?”

“我姓孟,单名一个瑶字”孟瑶扬起了一个笑容,更是让江厌离心生好感。

孟......瑶,孟瑶?周围的人听到这个名字大吃一惊,孟瑶不是狐族小公子吗,怎么成了金光善的儿子,魏无羡感觉有些过于巧合,狐族的孟瑶三个月前从云深不知处逃离,不知所踪,这个孟瑶又现在冒了出来.......

“瑶乃美玉,是个好名字”江厌离却不管这些,只以为是同名同姓

金子勋被晾在一旁,恼怒之情乍起,“我管你是狐族小公子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,这金家的门也是你能进的!”

“金公子这话没面有些太过分”江厌离缓缓起身,面对金子勋,“孟公子上门寻亲,如若不是在让他走也不迟,何必再次咄咄逼人,污人清白,难不成金公子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一席话表明了自己的立场,也怼的金子勋哑口无言。看着护在江厌离身前的魏无羡与江澄,金子勋还是有些发怵的,无奈,只好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孟瑶,拂袖而去

躲在暗处的金子轩目睹了全程,不禁对江厌离心生好感,如此不矫揉做作又聪明大胆的女子正是他想要的,如果自己和江厌离没有亲事的话,想起这个,金子轩又是一阵皱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小剧场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师姐:金公子未免有些太过分

瑶妹:不过分不过分,江姑娘你让我走好不好。。。要不我怎么去岐山温氏搅混水(つд⊂)

金子勋拂袖而去

瑶妹:。。。。。。这和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,说好的拥有剧本的人呢?(๑ १д१)

怀桑大佬:我在清河练刀´_>`


能不能好好走个剧本!?

●苏涉小哥哥出来了✧٩(ˊωˋ*)و✧

●提前预个警,孟清澜是搞事情的

●蓝大持续掉线中




第五章 孟清澜

云梦莲花湖旁有一条著名的商业街,诗雅轩便坐落在正中间,环境优雅,服务周到,是以各地文人墨客皆愿来之。

孟瑶在诗雅轩后院看他孟清波与孟清澜练剑,孟清波与孟清澜是狐族唯二的嫡系,其父母为了掩护孟瑶三人出逃,自爆灵力,化作一道防护障,才为他们争取了逃跑时间

孟清澜似乎心事重重,不一会便被孟清波挑去了剑,“还不错,但还要加强练习,清澜,你跟我来一下”论年龄,孟瑶也只是比他们大了几岁,但辈分却高了一辈

孟清澜应了一声,跟在了孟瑶身后,待走进书屋后,孟瑶拿出一个小箱子,翻找着什么,“那天,你都看见了什么”

在狐族被灭后,孟清澜溜出去过一次,被孟瑶发现带了回来,却也暴露了藏身之地,被人追杀,这才遇到了蓝曦臣,“我见到了族人,还有......父亲母亲”

“有什么想法吗”孟瑶翻小箱子的手顿了一下,又拿出了一个珍珠扣与一块令牌

“我要为他们报仇!”不同于同龄人的单纯,孟清澜的眼睛里充满了想要复仇的光,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饿狼,让人不寒而栗

“报仇,这是必然的”孟瑶坐在椅子上,双手交叉,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,“但不是现在,现在我们势单力薄,想要挑衅仙门世家如同蝼蚁撼树,厚积薄发才是现在的重中之重”

“就是像现在这样整天窝在一个院子里练剑读书吗?!”孟清澜显得有些不满,声音也不自觉的拔高了一些

“并不是”孟瑶扬起了一个和善的笑容,向孟清澜分享了一小部分自己的计划,孟清澜抿唇想了一会,最终向孟瑶行了一礼,退了出去

苏涉端着刚煎好的药走了进来,“公子,这样告诉二少爷真的好吗?”

“他看见了哥哥嫂嫂的尸体”孟瑶皱着眉头看着黑糊糊的汤药,“看见了那样的惨状,他心中复仇的火焰无论如何都不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改变,倒不如让他安心,勤加修炼,将来计划万一牵连到他们也不至于白白送死”

一口闷,淡淡的苦涩在嘴里蔓延,引起一阵阵反胃,孟瑶挥挥手让苏涉下去,然后撑着太阳穴,看着桌子上的东西

诗雅轩依旧人来人往,太阳依旧日升月落,一切显得正常而又安逸,却无人发现波涛中藏着的暗流正朝着仙门百家袭去


●下一章,论影帝的自我修养( ͡° ͜ʖ ͡°)✧

●把你们的小红心和评论都砸过来吧(ಥ﹏ಥ)


能不能好好走个剧本?!

●蓝大:媳妇跑了,难受

●不太懂恶友的相处模式

●你们是吃薛晓还是晓薛ớ ₃ờ


第四章 相散总是为相逢

夜里,孟瑶总是睡不安稳,稍有些风吹草动便会立刻惊醒,但怕蓝曦臣担心总是装作睡熟的样子;夜里,蓝曦臣多次感到身边小狐狸的不安,但怕其更加警惕,总是装作睡熟了的样子一动不动。日子长了,孟瑶惊醒的次数倒是越来越少

白天,蓝曦臣会抱来一大堆空白画卷,与孟瑶谈天说地,两人的情意愈发深厚,离别的日子却近在眼前。

这天,孟瑶刚悄悄送走了一封密信,蓝曦臣便进了屋,抖了抖身上的落雪,“姑苏难得下雪,阿瑶可要出去看看?”

“还是不了”孟瑶笑着说,“我现在不还是个黑户?”

“我倒是忘了”

气氛稍稍有些尴尬,“不知在下是否有幸能去泽芜君院子里一赏?”

蓝曦臣显得有些顾虑,但还是抱着孟瑶去了院子里。后院里除却一颗光秃秃的大树,便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积雪,实在是了无生趣

“少了一株红梅”孟瑶轻声楠楠道,一片雪花飘到孟瑶身上,使其猛的打了个哆嗦,蓝曦臣赶紧把孟瑶抱紧了些,退回了寒室

“阿瑶是不是很失望?”

孟瑶并未答话,他跳上桌台,将一副画卷打开,执笔似是想作画,奈何爪子太短,反倒弄了自己一身墨,只好无奈的放下毛笔,蓝曦臣见状轻笑,却也会意了他的意思,执笔轻点,落笔无声,一气呵成,画上虽是白皑皑一片,伸出一角的树枝上也挂满了冰晶,但左侧却点缀了一株红梅,两人站在树下,一高一矮,高的自然是蓝曦臣,矮的背对着镜头,“若是阿瑶化成人形,必然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”蓝曦臣解释道

“泽芜君画功果然出神入化”如果没有身高差就更完美了

二人就这样相处了一个月,虽然孟瑶的伤好了个大半,却总不肯化成人形。

那日,蓝曦臣像往常一样回到寒室,下意识的寻找孟瑶,无果,只以为是躲在了某个角落里,低声呼唤却后仍然无果,蓝曦臣也不禁有些慌乱,难不成是被人发现了?

他又走向书房寻找,发现书桌上用一块玉佩压着一张纸,“感谢泽芜君近日来的厚爱,孟瑶无以为报,若日后有事相需,孟瑶必会倾力相助”

他还是走了,蓝曦臣微微叹口气,手里不住摩挲着被留下的玉佩,心理莫名的有些伤感

风漫过山头,撩拨着少年的发梢,又飘去远方,不见踪迹,孟瑶站在陡崖边上,眺望着不远处的云深不知处,“怎么,还舍不得你的蓝哥哥了?”

“成美,你且住口”孟瑶无奈回头。薛洋叼着一根草,脸上的表情变了几变

“小爷我叫薛洋!”吐去嘴里的草,薛洋又向嘴里抛了一块方形的糖

“怎地那么多天,还只吃晓道长给你的那种糖”

“要你管!”

能不能走个剧本

●蓝大的抹额竟独自迎风飘荡!

●自家媳妇把自己当坏人了怎么办,在线等,急

●瑶妹七米五,六米入黄土

第三章 瑶妹七米一

温情给的伤药也十分管用,这从孟瑶身上日渐恢复的伤口便可看出,算了算时间,孟瑶从“昏迷”状态悠悠转醒,蓝曦臣听到动静连忙放下手中的宗物过去,“在下蓝曦臣,这里是云深不知处,孟公子可以在这安心养伤,忘机他们已经派人去保护你那几个外甥,孟公子不必着急”

“多谢蓝公子”孟瑶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,脑子里却已经开始调出资料。蓝曦臣,蓝家宗主,人称泽芜君,仙家第一公子,敌人

虽听闻妖修炼到一定程度可以说话甚至化形,但毕竟还是第一次见,蓝曦臣也吓了一跳,同时脑子里也调出了所知资料。孟瑶,狐族小公子,同辈长辈全部遇害,小辈不知所踪,但却对生活很乐观,好人。

全然不知孟瑶心理想法的蓝曦臣如是想到,二人就这样对视着,一个真笑一个假笑

但孟瑶毕竟还是一个黑户,蓝曦臣也不能一天到晚的待在寒室闭门不出,孟瑶也趁机将寒室的机关摸了个七七八八,只待伤好后迅速离去

找机关时不经意间嗅到了一丝熟悉的血腥味,他扒开蓝曦臣的衣柜,层层叠叠的蓝家校服挤满了整个空间,孟瑶顺着血腥味翻出了一件被染的暗红的衣服,嫌弃的皱皱眉,刚要塞回去时,却又想起这血腥味似是来自于自己,又把它拎了回来,内心挣扎了半天,最终还是决定把它洗了

孟瑶将窗户打开一条缝,细细的听着流水声,判定了一个方向,看着四下无人,便溜到河边草地的兔子窝里,缩成一团,伪装起来

“蓝湛蓝湛!快来帮我抓兔子!”魏无羡拉着蓝忘机,虎视眈眈的盯着兔子群,孟瑶不禁往旁边缩了一下,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

但再怎么缩也比周围的兔子大了一圈,魏无羡两眼放光直扑过去,兔子们四下分散,场面一度壮观,孟瑶身上有伤跑不快,更是为魏无羡提供了便利,还好蓝忘机及时拦住才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

“孟公子,你在这是......想洗澡?”看着旁边深不见底的河水,又看看不到自己膝盖的孟瑶,魏无羡表示很吃惊

孟瑶脸上笑眯眯并表示自己七米一谢谢,“在下只是想报答泽芜君之恩,为其尽绵薄之力而已”

“诶,你会说话啊”魏无羡再度感到惊奇。蓝忘机则默默的去旁边支走了所有路过的弟子

孟瑶“......”

最终,魏无羡终于理解了孟瑶的意思,并帮助他打了水到了寒室。

蓝曦臣回去后,看到风中飘摇的蓝家校服与抹额陷入深思

能不能走个剧本

●如果你在贴吧上也看到了这个

●不要惊慌,不要惊奇

●因为这是一个人( ͡° ͜ʖ ͡°)✧

第二章 所谓孟瑶

今天终于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逃课,怀桑大佬表示十分开心,他满面春风的晃荡到了寒室,却看到了一个被包成了木乃伊的不明物体,“曦臣哥哥,你这是。。。”

“他的伤势太重,我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”难得,蓝曦臣有些窘迫

小团子似是轻轻地抬了抬眼皮,待蓝曦臣望去,却没了动静。这时温情提着药箱,带着温宁匆匆走进寒室,看到被包的严严实实的小团子气不打一处来,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不成样子的绷带拆掉,虽然迅速却又不失轻柔,接着又从药箱里拿出独家秘药抛给温宁,让他仔仔细细的涂在小团子的伤口上。

聂怀桑蹦过来围着小团子上下打量,“眉心一点朱砂痣,尾尖丝丝金银丝。应该就是孟家小公子孟瑶没错了,就是不知道他那几个侄子到哪去了,话说他怎么还不醒”聂怀桑又转头问温情

“哪那么容易,这小家伙身上伤口那么多,再加上灵力消耗过重,能活下来就不错了”温情又看了一遍药方,然后塞给蓝曦臣让他秘密抓药

“欸,叔父你怎么过来了啊”门外忽然传来魏无羡拔高的声音

“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!”隔着门都能想象出蓝启仁胡子翘起来的样子。温情这才微微咳嗽一声,一本正经地对蓝曦臣说,“蓝宗主的伤已无大碍,只要每日按时服药即可”

“多谢温姑娘”

推门而入的蓝启仁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,他看看自家温润如玉的得意门生,又看看被诩为神医的温情,深感自己来的不是时候,他满意的屡屡胡子,简单的问候两句便想离去,眼角却瞥到了一抹不和谐的黑色衣角,“聂怀桑,云深不知处禁止逃课!把雅正集上义篇抄三遍!”聂怀桑只得哭丧着脸走出来,左手将小团子往里面推了推

“叔父,怀桑并非逃学,只是曦臣有事相邀才来于此”蓝曦臣出来打圆场,蓝启仁也不好多说,只得拂了衣袖,扬长而去

约摸又过了一会,聂怀桑才开始说自己打探到的小道消息,“这孟瑶的母亲名叫孟诗,在妖界也算是名门闺秀,奈何入凡间试炼时与一名男子相恋,孟诗不顾家族反对,毅然与男子结亲,从此隐居山林,不问世事。但不知怎的,突然有一天孟诗自爆内丹向狐族求救,可待他们到那时却只找到了孟瑶,其生父仍是个未知”

“看着眉间朱砂,说不定就是兰陵金氏的后”魏无羡确定周围安全后,和蓝忘机一起回了寒室

“确是有这个传闻,不过当时的狐族族长,也就是孟瑶的外祖父,直接否决了这一传闻,对外声称孟瑶是狐族小公子,入族谱”聂怀桑一脸的煞有介事

“所以你这闲工夫不是去淘古玩,便是去打听小道消息,等聂宗主回来了不得打断你的腿”魏无羡打趣道,果不其然聂怀桑顿时苦了脸,连连摆手表明自己什么都不知道

孟瑶的耳朵轻轻动了一下,却又没了动静

能不能走个剧本

●第一次发文,也不知道格式对不对

●蓝大公然在寒室藏人,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!

●忘羡依旧再发糖

第一章 小团子

“孟瑶在那里,抓住他!”一名身着太阳纹家炮的弟子指着不远处一个暗色身影吼道,随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抓捕孟瑶的队伍

孟瑶回头看了一眼,伸手抓了一下快要掉落的斗篷,向着一个方向急速奔去,许久才靠着一棵大树停了下来,迅速恢复着体力

那些弟子将他团团围住,家袍各色各式,无论是名门仙宗还是无名帮派都有,但却只有一个目的,杀了他。孟瑶攥了攥手里的恨生,心里默默盘算着杀出去的可能性,但最终还是选择了鱼死网破

一缕寒光降落在小树林里,来人头戴云纹抹额,身着白衣,是魏无羡口中的“披麻戴孝蓝家人”无误,蓝曦臣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,原本和煦的笑容也消失在了脸上,不仔细看还以为是蓝忘机,他四处查看着,似乎实在寻找着什么,沿途的打斗痕迹与尸体告诉他前面的小树林里有一场恶战,他快步走过去,终是找到了主战场,尸体横生,血流成河,无一活口,蓝曦臣兀自走到一个血团子面前,轻轻地将其抱了起来,低声说了一句“作孽”

随即御剑离去,但又在城池外驻足,天黑后复有再走,不似救人,反似做贼。目的地一副仙门名宗的做派,蓝曦臣溜到后门,轻轻扣了两下,门便从里打开,“兄长”,来人竟是蓝忘机

“此地不安全,先回寒室”

蓝曦臣抱着血团子匆匆赶回了寒室,沿途蹊跷的连个守夜的也没有,想来应也是蓝忘机所为。到了寒室,蓝曦臣将血团子抱在怀里,一动不敢动,生怕扯到了他的伤口

“水来了水来了”门外传来刻意压低的声音,蓝忘机连忙起身开门,果然来人是魏无羡。蓝曦臣将血团子轻轻放在铺的软软的桌子上,再用清水轻轻拭去团子身上的斑斑血迹,露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疤

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这仙门百家下手也忒狠了”魏无羡皱着眉头,蓝忘机突然紧紧地握住他的手,嘴唇轻抿,破天荒的有些紧张,魏无羡转头朝他安抚的笑笑

蓝曦臣把药一点点的涂到小团子身上,再用绷带将其缠起来,由于伤口过多,这一缠竟缠成了个木乃伊

“笃笃”突然响起了敲门声,三人皆是一震,蓝曦臣赶忙带着小团子走到内室里,蓝忘机则起身开门,“忘机?你怎么也在这”蓝启仁看到自家爱徒心情颇好,朝里面望去,又看见了魏无羡,顿时好心情烟消云散,自家白菜被猪拱了能有什么好心情。。。

蓝曦臣换了一身衣服出来,“不知叔父这么晚了来找曦臣有何要事?”

“没什么事,就是看你这里依然亮着灯,虽是一宗之主,却也不要太过操劳”

“多谢叔父,曦臣即可便睡”

蓝启仁满意的点点头,刚要离去,鼻尖却一动,“这里为何有血腥味”

“曦臣前两日夜猎受了伤,忘机才与我换了上药”蓝曦臣表面风轻云淡,但手心里早就捏出了一把汗

“既然受了伤,那好好休息便是”蓝启仁心疼的拍拍蓝曦臣的肩膀,已经有一个爱徒被拐走了,这一个可不能再出事

三人目送蓝启仁走远,皆送了一口气,后来蓝忘机与魏无羡为避嫌回了静室,寒室里也只剩下了蓝曦臣与小团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最后说两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打滚求评论(இωஇ )